公共行政管理论文栏目提供最新公共行政管理论文格式、公共行政管理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357500023

M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及其保障研究

论文编号:lw202006201555423267 所属栏目:公共行政管理论文 发布日期:2020年06月27日 论文作者:无忧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公共行政管理论文研究,本文试图基于政府视角入题,从分析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及其保障的现状,探寻原因,到提出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体系。本文的主要结论如下:(1)核心观点   一是推动中医药继承创新发展。我国中医药业发展源远流长,今天仍是推动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创新的灵魂和动力。从问卷调查结果来看,目前,M市公民对中医药业服务的认可度是比较高的,对中医药“简便易廉”的特色诊疗也是比较接受的,有良好的群众基础,这是中医药业繁荣发展的基本保障和重要动力。二是提高中医药业服务能力建设。我国中医药业发展经历了从形成-发展-辉煌-质疑-再次发展的历史进程,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中医药事业发展遇到瓶颈期,究其原因是体制机制障碍导致中医药缺乏市场竞争力,在融合创新、学术成果、社会运营、养生旅游等方面缺乏动力,需要进一步打破现有体制机制,实现中医药特色化、市场化、多样化发展。


第 1 章  绪论


1.1  选题背景与研究意义

中医药是我国的民族瑰宝,是我国医药卫生健康体系的特色,是国家医药卫生健康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中医药事业发展,始终坚持中西医并重的举措,中医药事业取得重大发展。2016 年《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正式实施,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2009 年《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若干意见》出台,再一次对中医药事业发展规划顶层设计,有效体现了国家对中医药发展的高度重视,凸显了中医药在服务公民健康中的重大作用。

1.1.1  选题背景

中医中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和国粹。神农百草,伏羲九针,开创了中华医药先河。几千年以来,中医药作为治疗疾病、呵护健康的重要方式,为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积极贡献。“十三五”时期是甘肃省中医药业发展的基础提升、健康服务、医改攻坚和政策机遇等叠加时期,中医药业发展挑战更大,主要表现在:中医药业发展的体制机制不够健全,中医医疗资源总量单薄,中医药业服务技术有待进一步提升;财政投入较薄弱,中医药业创新发展、特色优势不够突出;  中医药业创新发展自信心不足;中医药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支撑力度不够,高层次人才稀少,基层人员缺乏;中药材品种质量不高,中医药业资源利用率较低;中药材大省、产业小省的状况没有扭转;中医药业治理体系、治理能力和现代化水平依然存在较大差距。

随着“健康中国”战略深入实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 年)的通知》的下发执行,中医药发展步入了新的时代,有了新的使命要求。同时,随着我国国家政策引导和国民消费需求的提高,公民在健康保健方面的支出逐步升高。2017 年底,我国中医药大健康产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 17500 亿元,中医药工业总产值达到 844 亿元,约占整个医药产业工业总值的 1/3。(如图 3-1  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市场规模所示)
图3-1  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市场规模

.......................


1.2  国内外研究现状

历史和实践证明,中医药在治疗慢性病、传染疾病、康复保健等方面有着独特的作用,随着中医药业越来越被重视,国内外开始对中医药业服务公民及其保障进行了研究。

1.2.1  国外研究现状

隋唐时期(581 年-907 年),中国脉学、本草等传入阿拉伯,西欧人阿维森纳(980-1037)著作《医典》,就有受到中医的影响迹象,如《医典》记述的 48 种脉象中,有 35 种与中医脉学相同。

明末清初之际(17 世纪),在传教士的影响传播下,西方人对中医药业有了初步认识和了解。卜弥格(Michal BoyM,1612—1659 年,波兰籍来华耶稣会士),著有《中国医学概说》和《中医处方大全》等中医医学著作。卜弥格所阐述的中医脉诊理论,提到了脉象的不同类型和特点,著作内部分图片来自于明代医生张介宾所著《类经》。卜弥格的中医著作出版后,在欧洲引起了对中医的新的追捧。

鸦片战争之后(1840 年以后),五口通商的进一步开放,但从中医的接受程度来讲,总体接受还处于比较有限的发展阶段。德尔包尔在《中国风土事务记》中明确指出,在承认针灸对风湿、各种疼痛、扭伤等具有明显疗效的基础之上,又指出在个别医疗案例中出现了针断在患者体内无法取出的医疗风险。美国医生布瑞德绍夫曾指出中医很难有新的发展等言论,这些消极理论对中医广泛传播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


第 2 章  中医药服务与保障概念阐释


2.1  基本概念

在探索并研究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的发展对策之前,还需要明确五个基本元素,即:中医药、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中医药养生保健、中医药文化产业、公共卫生五个基本概念。

2.1.1  中医药

中医药发源于我国远古时期,是我国优秀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境内除了中医药,还有傣医、苗医、藏医、维医、蒙医等。

从广义概念上来说,中医药包括中医技术、中医草药、中医文化、中医配伍、中医产业等涉及中医服务公民全过程、全产业、全范围的产业链上中下游。

从狭义概念上来说。传统中医药是对疾病变化规律的经验性概括,其主要运用我国传统的脏象、阴阳、经络、五行等学科,同时运用辩证、病因、诊法、预防、养生等主要思想和学说。

2.1.2  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

这里指的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并非我们日常所说的以基本医疗保险和城乡医疗救助为主体,其他多种形式的补充医疗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而主要是指从政府层面为推动中医药业发展所建立的保障。

中医药业保障主要包括政府行政机构设置、政府政策性文件、政府财政投入保障、政府中医药人才培养、体制机制创新、中医药法制化建设、中医药信息化建设等。

.............................


2.2  相关理论

2.2.1  公民参与的理论

公民参与,通常又称为公共参与,主要是指公民试图影响公共政策和公共生活的一切行为活动。其主要有三个基本要素。一是参与主体。公民参与的主体是指拥有相关需求的公民,既包括个体公民,也包括由个体公民组成的各种民间组织、团体。二是参与领域。是指公民可以合法参与的公共领域、平台及其场所,这一公共领域的主要特征是公共利益和公共理性的并存。三是参与渠道。社会上存在着多种多样的渠道和方式,公民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去影响公共政策及其公共生活。

在公众的所有参与中,政治参与尤为重要,是最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公民参与。也正因如此,不少人就简单把公民参与等同于政治参与。但是,严格地说,公民参与同政治参与之间不能完全等同,公民参与的范围比政治参与范围更大。除了政治生活,公民参与还包括公共的文化生活、经济生活以及社会生活。

2.2.2  新公共服务理论

我们这里所提及的新公共服务理论,主要倾向于登哈特所提的“新公共服务”,是指关于公共行政在以公民为中心的治理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的相关理念。该理论主要包括七大观点:一是政府的职能服务,即以满足人民的需求为主要内容,而不是掌控和管理;二是行政人员需建立集体的、共享的公共利益观念;三是思想上要具有战略性、前瞻性,但行动上要具有民主性;四是为公民提供服务,而不是为顾客提供服务;五是公务员会受到体制机制、制度规章、环境氛围以及多重目标的影响并对其负责;六是以重视人为核心,而不只是重视生产效率和经济发展水平;七是公民的权利和公共服务比企业家精神更为重要和突出。

..............................


第 3 章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现状 ....................................12

3.1 M 市概况与中医药业政府管理机构 ............................... 12

3.1.1 M 市概况 .................................... 12

3.1.2 M 市中医药业政府管理机构 ........................ 12 

第 4 章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问题分析及其保障体系构建 .......................28

4.1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问题的原因分析 ............................ 28

4.1.1  宏观因素 .................................... 28

4.1.2  微观因素 ................................. 30

第 5 章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体系可行性与实施建议 ....................................40

5.1  推行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体系实施可行性 .............. 40

5.1.1  政府层面 ............................... 40

5.1.2  公民层面 ............................. 40


第 5 章 M 市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体系可行性与实施建议


5.1  推行中医药业服务公民保障体系实施可行性

5.1.1  政府层面

从国家政策导向层面来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医药事业寄予厚望,科学作出了“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的战略判断,清晰擘画了“要着力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的战略目标,突出强调了“坚持中西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