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优秀工程师教育培育计划”实施进展评析

大学“优秀工程师教育培育计划”实施进展评析

来源:www.51fabiao.org作者:jingju发布时间:2014-01-11 17:14
针对工科毕业生实践动手能力不足的问题,“卓越计划”将强化学生工程实践能力的培养作为一项根本要求,本文提供相互学习和借鉴的参考以及解决问题和提高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建议。

1.学校培养标准的制定

高校在制定学校培养标准时基本上能够满足三条原则要求:①要在通用标准的指导下,以行业标准为基础制定;②要根据学校的人才培养定位制定,凸显本校的人才培养特色;③学校标准必须是可行的、可实现的、可评估检查的微观标准。参与高校尤其注重在“卓越计划”通用标准指导下、以“卓越计划”行业标准为基础、根据学校的人才培养定位制定切实可行的符合本校实际的学校标准。

存在问题。①目前仅有少数行业组织在“卓越计划”通用标准的基础上制定出本行业主体专业领域的人才培养标准,即行业标准,这使得相关专业的学校培养标准的制定缺乏行业标准作为依据;②少数参与高校的学校培养标准未能凸显本校人才培养特色,这不仅不能满足“卓越计划”的要求,而且将直接影响相关专业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质量;③个别参与高校的学校培养标准过于抽象和简单,甚至是通用标准的简化。

措施建议。
①对缺乏行业标准的专业,如果参与高校具有良好的行业背景,掌握或熟悉相关行业领域对该专业工程人才的要求,则参与高校可以此为基础制定该专业的学校培养标准;否则,如果工程专业认证标准中有相应专业的专业补充标准,则参与高校可以该专业补充标准作为本专业的“准行业标准”进行参考。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卓越计划”通用标准的要求要高于工程专业认证通用标准的要求,但这种替代标准的方法毕竟提供了可参考的依据;
②对于本校人才培养特色不明显的学校培养标准,应该在“卓越计划”实施进程中尽快地完善和修订,并落实到专业培养方案中,以使得本校人才培养特色能够在卓越工程师培养过程中逐渐实现;
③对于不符合要求的学校培养标准,应该对照“卓越计划”的要求重新制定,使其在“卓越计划”实施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2.专业培养方案的制定

亮点展现。
(1)参与高校在遵循以上四项原则的基础上,基本上都提出了符合本校办学定位、切合本校办学实际的制订专业培养方案的总体思路或指导思想。例如:清华大学实施“卓越计划”的总体思路是继续强化“厚基础、重实践、求创新”的人才培养特色,继续实施和完善通识教育基础上的宽口径专业教育,提出培养“研究型、管理型、创新型、国际型”的卓越工程人才,将“四个型”培养理念落实在各院系的培养方案改革之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将本科卓越工程人才培养的指导思想和理念凝炼成16字:“强化基础、突出实践、重在素质、面向创新”;大连理工大学对本科和研究生培养方案进行全面系统地修订时突出“六个注重”:注重通识教育、注重大类培养、注重个性发展、注重实践与创新教育、注重科研与教学紧密结合、注重本硕贯通。宁波工程学院 提出 “‘卓 越计 划’123模式”,即以秉承“知行合一”校训为“1”,以创新“知行合一、双核协同”的双核人才培养模式为“2”,以培养具有“积极人生态度培养具有“积极人生态度( Initiative)、工程专业素养(Industrial)和综合应用能力(Integrative)”等。特质为“3”为该模式的内涵。3I特质为“3”为该模式的内涵。

(2)专业培养方案的制定过程贯穿着学校培养目标和培养标准的实现过程。总体而言,一方面要将学校培养标准细化为知识能力大纲;另一方面要将知识能力大纲落实到具体的课程和其他教学环节,从而形成学校标准实现矩阵。例如:汕头大学提出了一体化专业设计的基本思想,强调培养目标、培养理念与课程体系的一体化设计,课程体系、教学方法、学习方法、考核方式和持续改进的一体化设计,知识、能力和素质培养的一体化等。成都信息工程学院也采取一体化设计,实行教学目标、教学内容和评估考核的一体化设计,培养过程的一体化实施,教学条件的一体化建设,切实将总体培养要求细化落实到每门课程以及课内外、校内外各个教学环节,实现知识、能力、素质等目标要素在各个培养环节中的有机融合。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利用“两级目标实现矩阵”将培养标准细化落实到教学全过程。“培养标准-课程”一级矩阵是将培养标准中知识、能力和素质落实到每一门相关课程的对应关系矩阵,实现了专业培养目标与课程教学目标的统一。“课程目标-课程教学环节”二级矩阵是将各门课程的教学目标落实到课程的每一个教学实施环节的对应关系矩阵,使课程的每一个教学环节都服务于课程教学目标的实现。

(3)实践是工程的灵魂与根本,也是工程教育的本质要求。针对工科毕业生实践动手能力不足的问题,“卓越计划”将强化学生工程实践能力的培养作为一项根本要求,这一点得到了参与高校的高度重视。

(4)例如:北京科技大学实施工程实践不断线,大一小学期完成2周的计算机应用实践;大二完成3周金工实习,大二小学期在钢铁企业完成3周的全流程认识实习,大二完成2周的机械设计课程设计;大三在钢铁企业完成5周的跟班岗位实训;大四除了在设计院完成9周的工程设计实践外,还需完成18周的研究开发实践。
北京邮电大学保持实践教学四年不断线:一年级企业认知实习;二年级工程训练,强化金工实习和机械制造工艺实习,让学生到企业亲自动手或亲身感受企业生产的全过程;三年级综合实训,以创新项目、学科竞赛以及企业科研项目为依托,通过项目训练,将学生三年学到的知识学以致用;四年级进行毕业设计,要求以企业横向课题为依托。
盐城工学院将学生工程能力分为专业基本能力、专业拓展能力和职业适应能力,各能力培养阶段包含了一个或若干个按照能力培养逻辑结构衔接的能力培养模块,初步形成了“知识传授与技能训练并重,强化能力综合训练”的教学范式。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存在许多亮点,建议参与高校在实施“卓越计划”的过程中仍然需要继续不断修正、改进和完善本校各个试点专业的专业培养方案。尤其是在一届学生毕业后,应该邀请校内专职教师、企业兼职教师、用人单位代表和毕业生等利益相关者,重新审视、检讨和评价原有专业培养方案,并从系统和全局的角度予以修订、充实和完善。

3.“累计1年左右时间在企业学习”要求的落实

“累计1年左右时间在企业学习”是“卓越计划”明确提出的仅有几条硬性要求之一,其目的在于确保每个学习阶段的学生有足够的时间在企业完成企业培养方案规定的全部学习任务,是确保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关键,也是克服目前工程人才培养普遍存在的工程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不足的重要措施。这项要求在本科阶段简称为“3+1”模式、在硕士阶段简称为“1+1”模式、在博士阶段简称“(2~4)+1”模式,一般而言,这个“1年”并不需要是完整的1年时间,如将本科第4年全年时间用在企业学习。事实上,将校内学习与企业学习交替进行有利于学生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并符合工程能力逐渐形成和提升的规律。

4  总结与评价

参与高校对这项要求均能够结合本校与合作企业的实际制定出灵活有效的培养模式,其中相当一部分在时间上提出较“卓越计划”更高的要求,即累计时间不少于1年。例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本科层次拟根据实际情况采用两种培养模式:第一种培养模式按照“2.5+0.5+0.5+0.5”模式实施,即第1~5学期在校学习,第6学期在合作企业进行一部分专业基础课学习和企业体验,第7学期回校选择专业方向和进行专业课学习,第8学期到企业进行毕业设计;第二种培养模式即安排学生7~8学期到企业进行联合培养。
硕士层次拟采用“0.5+1+0.5”模式实施,第1学期在校内学习理论课程;第2、3学期采用双向选择和“双导师制”,到企业顶岗实习,根据企业及企业导师的安排,了解工程实际需要,培养必要的工程实际技能,为学位论文选题和完成创造条件;第4学期返回学校在导师的指导下,结合实际工程项目完成毕业论文或工程研究报告。东南大学提出本科生、研究生各阶段学生在合作企业学习的累计时间不少于1年;本科专业培养方案总学分150,其中企业培养方案学分不低于35,占总学分20%左右。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本科层次采取三阶段的培养方案:第一阶段以学校培养为主,理论与实践学习并重;第二阶段为校企联合,校内与企业学习交叉;第三阶段由校企双导师指导毕业设计。
内涵解释。
目前,一些参与高校对“累计1年左右时间在企业学习”的要求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因此有必要予以进一步解释和说明。
(1)“累计1年左右时间”中的“累计”是指学生从入学到毕业离校期间所有在企业学习时间的总和;“1年左右”中的“1年”是指1个学年;衡量“左右”的尺度应该是要确保企业学习阶段的各项学习任务均能够保质保量地完成,达到企业学习的目的。
(2)企业学习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企业实习或企业实践,企业学习的主要任务是:学习企业的先进技术和先进企业文化,深入开展工程实践活动,结合生产实际“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参与企业技术创新和工程研究开发,培养学生的敬业精神和职业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