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优秀工程师教育浅析

外国优秀工程师教育浅析

来源:www.51fabiao.org作者:jingju发布时间:2013-08-24 16:33
工程师阶段特别强调概念和方法的学习,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对学生进行能力的培养,考试也是对学生能力的检验,既有笔试也有口试,内容常常是系列性的问题,工程师教育还特别强调发展学生

一、法国“工程师”教育的历史

1794年法国大革命时期,国家又创立了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它不仅为军队培养人才,而且肩负着为各类技术管理机关培养工程师的使命。自此,诞生了现代意义上的法国工程师培养体系。 它包括第一阶段的预科教育以及第二个阶段的工程师教育,而进入工程师教育阶段需要经过选拔考试。 这种模式作为法国唯一的工程师培养模式一直存至 20 世纪 60 年代。1802 年拿破仑创建“高中”,目的同预科教育相似,都是要在全国范围内挑选优秀人才, 因此预科逐渐被纳入高中。最初,预科生只参加进入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的考试,后来随着19世纪各类军事/非军事的、公立/私立的大学校纷纷建立,考试开始面向其他大学校。到19 世纪中叶,全法国已经有 50 多所提供预科教育的高中。值得一提的是,那个时期最优秀的科学家, 特别是一些知名的数学家都曾在预科班中授课或组织过大学校的入学考试。
19 世纪欧洲工业革命,国家亟需大量的工程师来满足技术和经济的发展。1829 年法国又创立了巴黎中央理工大学,1857 年成立了里昂中央理工大学。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新的技术领域的发展又催生了电力高等学院(1894 年)和航空高等学院(1909 年)等大学校。
当时, 人们对这种独立于大学之外的教育模式并非没有质疑,那时候的大学也没有在意大学校的存在、看不起这类“技术教育”,所以任其在大学墙外发展。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工程师教育对优秀学生的吸引力越来越强,以至于大学不得不开始寻求向预科教育和大学校靠拢。至今在法国,关于两种教育模式的争论仍然十分激烈。上世纪 70-80 年代曾经有过试图解决这一问题的尝试:当时法国的经济发展需要大量的工程师,而每年从工程师大学校毕业的 1.2 万名学生远远不能满足这一需求,于是政府决定在大学校内创立预科班,之后又在一些综合大学内设立了工程师学院。事实上,今天法国的工程师教育有 3 种模式:一是传统的设立在高中的预科教育+考试+大学校;一是设立在大学校内部的预科+大学校;还有就是大学中的工程师学院,这 3 类模式每年共同为国家培养 3万名工程师(其中有大约 1/4 是女性)。 虽然在大学中毕业的工程师数量最多,然而那些具有一两百年历史的传统工程师大学校所保持的优秀教育质量及独特的吸引力仍是其他两类学校所不能比拟的。

二、法国高等工程师教育的特点

传统的法国大学校之所以长期在国际上享有盛誉, 主要是由于其培养模式所具有的几大特点:
1. 严格的入学选拔制度。传统模式培养的工程师,特别是那些历史悠久的大学校培养的工程师都必须经历严格的选拔考试。 这种选拔制度与大学的入学制度有很大不同:在法国,凡是通过高中毕业会考的年轻人都可以上大学,毕业会考并不是筛选考试,而只是资格考试。 目前法国毕业会考通过率大约为 80%,进入大学校却要难得多。首先要通过选拔性考试进入预科,预科班的学习强度非常大,很多学生因为不堪重负在学习过程中会被淘汰掉, 最后还要经过严格的大学校入学考试。选拔淘汰现在主要由前两个环节完成,大学校入学考试筛掉的学生反而不多,但这次考试要对学生进行排名,只有成绩好的学生才能进入好的大学校,这一机制与中国的高考类似。
2. 教授知识与培养能力相结合。同其他国家一样,法国的工程师培养也有一个教授科技基础知识的过程,但除此之外,法国的工程师教育还特别强调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要求学生具备分析、抽象、把握概念的能力。如在预科学习中的小测验,题目都是学生从没有见过的问题,都是一些很复杂的新问题。这种教育方式之目的就是锻炼学生的创新能力和着手解决新问题的能力。在技术生存空间不断缩小的今天,这种教育理念显得尤为重要。
3. 培养通用工程师。并不是所有的学校都培养通用工程师,在法国,只有那些知名的传统大学校才培养通用人才。它们要求学生学习几乎全部的工程类学科,从机械到信息、从电子到材料、从量子物理到热力学,等等。 这种教育方式的目的就是让学生掌握各门基础学科的基本概念和逻辑,在今后的工作中能根据项目的要求快速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或者在项目中能够与不同领域的专家对话并协调他们的工作。 在现代社会中通用工程师的概念特别重要,因为今天的产品,小到手机大到核电站,都是跨学科、跨专业合作的结果。
4. 重视人文和管理科学的学习。程师不仅掌握扎实的科技知识而且具有敏捷的推理能力, 他们在企业中常常承担着管理工作。因此工程师的培养必须包含管理知识:宏观/微观经济学、金融、组织管理,等等。 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学习如何从哲学的、人类学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能够深刻地理解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决定。 因为工程师在企业的项目中将扮演“决策者”的角色。他们必须要分析、预测自己的决策会给企业、员工以及环境和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他们必须懂得承担责任。
5. 与企业密切结合。 法国工程师大都在工业或服务领域工作,也就是在企业工作。 为了能够让学生更好地适应未来的职业,企业便出现在工程师教育中的各个维度:首先,企业直接参与工程师教育。 法国工程师文凭认证委员会(CTI)要求工程师阶段的教学必须有 20%由“职业人员”承担,也就是校外的执业工程师来承担。一般情况下,大学校按照自己的教学大纲邀请企业中的知名工程师来承担技术类课程的教学,学生不仅可以学到理论和方法而且可以到项目现场实地观摩。其次,企业接纳学生实习。工程师文凭认证委员会要求工程师培养中必须包括至少 28 周的实习。一些学生会选择在工程师阶段的最后一学期去国外实习。再次,企业参与校委会。法国大学校的校内管理主要由三个委员会承担:行政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和研究委员会,这三个委员会中都有企业代表参加。其中行政委员会负责学校的重大战略决策。有些大学校还设有改进委员会,主要是讨论培养工作并交换意见,其成员中也包括企业代表。通过这些委员会,企业可以直接参与确定教学内容、讨论学校的发展方向并制定学生培养和研究政策。

三、法国工程师教育的教学组织

法国工程师教育学制一般为 5 年,最终取得的工程师文凭相当于大学的硕士文凭。知名的大学校沿袭传统的工程师培养模式,由2 年高中所承担的预科教育和 3 年大学校教育组成, 两个阶段之间要经过选拔考试。为配合欧盟 358 学制改革①,2 年的预科教育在欧洲学分转换体系中相当于 120 个学分。预科阶段的教学目的主要是让学生掌握解决各类理科问题的数学方法、了解物理和化学的一般知识、熟悉一些抽象分析的概念、养成高强度的工作习惯。 预科生每周要上 30 多个小时的课程,包括习题课和实验课,除此之外每周还有 2-3 个小时的口试(Colle),教师会给每个学生或一小组学生现场出题。工程师阶段的课程也很重,工程师大学校平均周课时是 25-30 小时,知名的大学校,如中央理工大学每周则有 30 个小时以上的课程,学生课下还要完成很多作业。工程师阶段特别强调概念和方法的学习,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对学生进行能力的培养,考试也是对学生能力的检验,既有笔试也有口试,内容常常是系列性的问题,答案需要学生独立思考。
工程师阶段的最后一学期是实习,这是工程师生涯的第一步。大部分在企业实习的学生毕业后都能留在这家企业工作,另每年大约有 10%-15%的学生会选择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他们一般选择实验室或研究所作为实习单位。不管在预科阶段还是工程师培养阶段,教师都完全掌握并全权负责他所承担的课程,这一点与中国大学有些区别。法国的教师没有指定的教材,需要按照教学大纲自己编写教学内容、练习题和考试试卷;预科阶段的大纲由国家编订,工程师阶段的教学大纲则由各个学校自行制定并接受工程师文凭认证委员会和校行政委员会的双重监督。 这种方式的缺点是不能够保证教学质量的统一性, 但优点却是充分调动了教师的积极性和责任心,体现出对教师的信任。

四、法国工程师教育模式的发展走向

随着教育国际化的发展,高等教育国际竞争的不断加剧,法国高等工程师教育也出现了一些调整和新的发展方向,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工程师大学校逐渐增加了与大学之间的对话。首先,欧洲学分转换体系的设立为大学的学生向大学校流动提供了更多可能,当然知名的工程师大学校对于学分的认证是非常严格的,一般情况下只有大学的本科毕业生才有可能通过严格的审核转入大学校工程师阶段的一年级;其次,工程师大学校为了克服自身规模小、基础学科研究不足等问题,与大学在研究生培养以及研究领域展开了更多合作。2006 年 4 月法国议会通过一部高教规划法案决议, 设立“高等教育与研究中心”(PRES)②,目的就是为了将各类高等教育机构聚集在一起,共享资源、推进改革,增强法国高校的效率及国际吸引力,力争建立像哈佛、剑桥、麻省理工那样由颇具实力的小型学院组成的国际知名大学,提高法国高等教育机构在世界高校中的排名。高等教育与研究中心负责的工作包括:①制定和实施研究政策:选择研究方向、划拨经费、促进实验室之间的互助合作、监管博士校①;②针对教育的合理化改革:填补教育空白、减少重复办学,让教育适应社会需求;③制定和实施有关大学生生活的政策:学生住宿、大学食堂、文化服务、接待留学生,等等;④各类交流项目等。中心的建立为大学校与大学之间的合作提供了组织上的保证。
另外,同法国其他高等教育机构一样,工程师大学校也受到政府教育经费有限的影响转而寻求新的资金来源。 法国大学校协会(CGE)主席克里斯蒂安·玛卡里亚指出,增加与企业之间的研究项目合作、为企业提供职业培训等途径都切实可行,除此之外,他认为在未来工程师学院可能会通过提高学费的方式来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当然,为了避免出现教育不公平的情况,学校会适当增加奖学金和助学贷款。
“高等教育面临着两大历史任务:一是尽快提高国家创新体系的发展水平,直接促进国家高科技发展,提高我们在知识经济时代的国际竞争能力;二是逐步地全面提高中华民族成员的文化水平和基本素质……, 这两大历史任务决定了我们的高等教育理念应当是精英和大众并举的”。 追踪法国高等工程师教育的历史和发展,可以看到在法国,大学校和大学分别承担了不同的培养任务。两百多年来,大学校为国家和社会的进步培养了无数在历史上留名的精英,特别是那些活跃在科技和经济领域的工程师。 即使高等工程教育的模式会随着时间有所变化,但是这种成熟的教育模式及其所具有的严格的选拔制度、小规模授课、与经济领域密切合作等传统特点仍在世界工程师培养中展现着特殊的光彩,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下来。
中国目前有 210 多万工程师,数量居世界第一位,然而相比之下创新力却不足。 钱学森先生在去世前的最后一次讲话中指出, 国家长远发展的一个大问题就是科技创新人才的培养问题, 而目前中国还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办学。 北航中法工程师学院的创立将法国高等工程师培养模式所具有的严格的选拔制度、 小规模授课、 与经济领域密切合作等特征与中国大学的传统教学模式相结合,取长补短,成为高科技人才培养模式的实验窗口,这种合作将为中国高等工程师教育的发展带来新的思路和启示。

参考文献
[1]项贤明.高等教育大众化:理念与机构[J].北京:教育研究,2002(09).